首页行业资讯政策法规 企业动态
位置:首页 > 资讯 > 药品常识

都在喷连花清瘟,我却想帮它说两句话

来源:药源网 更新时间:2021/8/23

  利益相关,匿了。

  最近“新发现中药连花清瘟对德尔塔病毒有效”的新闻一出,我就知道又会引发一波争论,同样的争论在去年已经上演过了,结果是信的继续信,不信的坚决不信。质疑的人很少从学术角度去讨论问题,大多是分析什么利益相关,而非站在一个理性分析的立场。

  作为一名新晋医生、泡在医学苦海里多年的医学生,我还是更愿意秉承一个理性、客观的态度去看待这个“神药”。

  可能有人觉得中成药防新冠本身就是神话,这也来自于不少人对中药一直以来的偏见。不要以为新闻标题把药名和新冠放一起就是炒作,那媒体还报道过大白菜防癌症呢,有错吗?理论上是正确的,只是不够严谨而已,你总不能指望一个标题就能把问题很严谨地全部表达清楚吧。

  很多人对连花清瘟防新冠的质疑点来自于一个关键词——“体外”,似乎觉得是某些药企和媒体刻意没提“体外”这个词,让大众把一些实验环境下人体外发生的事情,理解为人体内发生的事情。那我们首先来看看连花清瘟关于新冠的科研论文是怎么说的:

  2020年3月,广州呼吸健康研究院、呼吸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杨子峰课题组题《连花清瘟对新型冠状病毒具有抗病毒、抗炎作用》  (《Lianhuaqingwenexerts anti-viral and anti-inflammatory activity against novelcoronavirus(SARS-CoV-2)》)在国际期刊《药理学研究》获得发表,并被该研究期刊评选为2019/2020年度全球优秀论文奖。

  这项研究证实了连花清瘟胶囊通过抑制病毒复制、引起病毒颗粒形态改变及抑制宿主细胞因子表达发挥抗新冠状病毒SARS-CoV-2活性,为连花清瘟胶囊联合现有治疗手段治疗COVID-2019的应用提供依据。

  上述论文中最重要的一段其实是“使用CPE和斑块减少试验在VeroE6 细胞中评估了LH(连花清瘟)对SARS-CoV-2的抗病毒活性?!鼻∏∈钦庵置枋鋈貌簧偃司醯?,体外实验不具备科学性。但实际上我们要注意的是,这是以VeroE6细胞为载体所做的实验,难道病毒在我们身体内不是通过细胞来完成分裂繁殖的吗?既然是对细胞内发生的现象进行研究,为什么要全盘否定其价值?这项研究是否有相当的参考价值?

  再来看另外一篇论文:

  2021年1月,厦门大学药学院吴彩胜教授和海军军医大学柴逸峰教授团队在药学顶级期刊《药学学报》(《ActaPharmaceutica Sinica B》中发布研究论文《基于人体暴露和ACE2生物色谱筛选传统中药连花清瘟胶囊的抗COVID-19药理活性成分》,该杂志影响因子7.097)。

这里所提到的影响因子是SCI杂志的影响因子,为全球公认、最权威的评定标准。全球共有近7000种杂志,中国(包括香港,台湾)仅147种杂志入选。

  这篇论文中的重点是“这项研究基于HRMS和智能非靶向数据挖掘技术,全面分析了对多次给药后人血浆和尿液中的连花清瘟胶囊成分,合成了全新的ACE2生物色谱固定相,筛选出连花清瘟胶囊提取物和人尿液样品潜在的ACE2靶向成分。最终,确定了8种暴露于人体且具有潜在ACE2靶向能力的连花清瘟成分,通过SPR、ACE2活性抑制和分子对接实验进一步进行药效学评价。发现大黄酸,连翘酯苷A,连翘酯苷I,新绿原酸及其异构体均对ACE2具有较高的抑制作用。这些化合物通过阻断新冠病毒S蛋白与ACE2结合以及结合在新冠病毒S蛋白-ACE2复合体表面抑制SARS-CoV-2的潜在作用,协同发挥防治COVID-19的作用?!?

  从中不难发现,本次刊发的研究成果是基于连花清瘟胶囊的人体体内成分研究信息的首次阐述,请注意是体内!论文从人体体内的角度深入阐述了连花清瘟是如何发挥作用和是什么成分发挥作用的,是连花清瘟治疗新冠肺炎实验研究和临床证据的延伸。对多次给药后的人血浆和尿液进行分析,得出的连花清瘟对新冠病毒的相关抑制作用,我认为是具备相当的研究价值的,这也让“体外说”无法站住脚。

  我知道有人会质疑我举的例子都是论文,是理论证据,那我再用临床研究来举例:

  2020年5月,全国20余家医院共同参与的“中药连花清瘟治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前瞻性、随机、对照、多中心临床研究”发表于国际权威医学领域杂志《植物医学》(Phytomedicine)上。研究结果显示,应用连花清瘟胶囊(颗粒)可改善新冠肺炎确诊患者发热、乏力、咳嗽等临床症状,明显改善肺部CT特征,缩短症状持续时间和治愈时间,提高临床治愈率,缩短核酸转阴时间,在减少转重型比例方面显示出良好趋势。

  以我多年泡在医学论文里的经验来看,一两个人说它“神”,有可能是假的,但这么多行业内人士都以科学的方式来论证它的“神”,我愿意相信其真实度。我的造诣可能还没有那么深,但我想我也要比普通大众更懂医学,我愿意通过行业前辈的论证来相信一些研究的价值。

  其实还有很多权威媒体的报道,就不一一举例了,要不有人又要“选择性相信”官媒。我只想表达一个观点,怀疑没有错,但科学是严谨的,不能一棒子打死,该肯定的价值就必须要肯定,该承认的实事就必须要承认,不管它是否符合你的一贯认知。

南山兵哥的大长茎 UU个性